武当|太乙|内功|养生|道家|站桩|静坐|修真
设为首页收藏本站

武当太乙内功交流网

 找回密码
 注册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搜索
查看: 1145|回复: 2

武当山遇“仙”记

[复制链接]
栖心子 发表于 2013-3-19 10:16:41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 武当山遇“仙”记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梁英杰
    十一月初的南方,已经是寒风簌簌,秋雨连绵了。结束了浙江半个月的养生讲课,与徒弟带着杭州的风雨飞到了湖北的襄樊,开始了下一站“武当访仙”的征程。
朝山拜祖是我的一个愿望,由于多年的忙绿一直没有机会。这次南方讲学特地安排一个时间来仙山拜祖。我们到武当山的脚下已是夜幕降临、繁星满天的夜晚了。由于武当山的山门已经关闭,初来咋到的我们找不到其他上山的路,只能在山下的宾馆暂住一夜。第二天上午,我们带着十分敬畏的心情,踏上了登上圣山的征途。经过一个多小时的乘车旅途。中午时分我们到了目的地——南岩。
    我们此次来武当山的目地主要是拜访太子洞的贾道长,听说贾道长道高至深,显达世外。乃是当今的世外高人。因此我们选择了与之最近的南岩作为住宿地。也希望在此次拜山的活动中能遇上“世外高人、大德高道”,见到我们想见的“人”。
    店老板听说我们来拜访贾道长的,就主动的带着我们上了太子洞。这时已是下午的两点多钟了。太子洞在南岩下几百米的半山腰上,相传是真武大帝未成道前,做太子时在此修炼的洞府。极具历史文化价值。我们来到太子洞后,看到了洞前一片繁忙景象。很多的游客慕名前来拜访贾道长。这些游客围着贾道长,求教养生者有之、求教传统理学者有之,希望得到贾道长的指点,贾道长忙得不亦乐乎。年近八旬的老道长在下午两点多钟还没有吃中午饭,真是让人惊诧。原因是老道长为了传道解惑,不让游客失望。不顾劳累甚至连中午饭都不能按时的吃。其精神让我们这些后辈们所敬仰。惊诧之余也担心,长此以往,老道长的身体能吃得消吗?
    这里也由衷的告诫那些拜访贾道长的道友们,我非常的理解你们的心情。但是,贾道长毕竟年事已高,能否让老道长有一个正常的生活规律?最起码的能够按时吃上一口饭呢?拜托你们了!谢谢你们了!
看到贾道长这样的忙碌,我们只是简单的说上几句话,就让贾道长吃饭了。饭还没有吃完又是一、两拨游客前来…… 看到没有清静的环境,也不能静下心来,所以我们打算和贾道长的谈话往后推一下。这个时候店老板说,有一个三清洞,那里住着一个叫做“蒙面大仙”的道人,这个人在此已经居住了很多年了。说起此人,店老板显得兴趣高涨、自豪和骄傲。又充满神奇。他说“蒙面大仙”头上常年带着一个自己缝制面罩,面部只能看见两只眼睛,不会说话、不会写字。却精神清晰。更为让人震惊的是店老板说:“几年前,武当山搞了几次大的清理闲散人员,几次把他都带走了。送到据武当山两百多公里以外的神农架闲散人员基地。用汽车拉走,可他每次都是过了几天自己又回到了他的“神仙洞府”。这一点就说明他的神经系统非常好。”
    更为让我震惊的是店老板说,此人冬夏身穿单衣、住在所谓的“山洞”;其实就是一个出檐的峭壁之下。也就是峭壁上的凹陷之处。每天的饮食则是残汤剩饭。而且是长毛发霉的饮食垃圾。说到此,我顿时感觉此人非比寻常,想急切见到此人的愿望由心底陡然升起,我们请求店老板能否带我们去看看呢?店老板说“去他那里很不好走,都是悬崖峭壁,很多的地方都要攀着石缝、拽着藤条才能过去的”在我们的一再坚持下,店老板同意带我们去看看。
我们小心翼翼走在通往三清洞的山路上,说是山路实再是“无路可走”,与其说是走路不如说是钻山。更准确一点是攀岩。很多地方都要紧贴着石壁,抓住突出的石头,脚底下也只有二三十厘米的斜面山体可以蹬踏。一不下心就会滑落下去,而下面则是一眼深不见底的近千米深渊。自从练习武当内功以来,我自认为是站如松、如根深蒂固。行如风、如落叶清风,从来没有过心里空虚的感觉。然而走在这样的“道路”上。却让我感觉到心里是那样的空虚,脚下是那样的没底。短短一二百米的路程。我们走了近十分钟。可见路途艰险之难。
    经过艰难的攀爬,总算到达了三清洞。我仔细的观察了一下这个所谓的山洞;一面是斜出的山体,三面是没有任何遮挡的辽阔天地。斜出的一面只能起到简单的遮挡下雨、落雪。而对于大的风雪雨水则毫无作用。此洞长不过丈半,宽不足六尺。靠近入口处放着一个门板,离地高约半尺。门板上铺着一条露着窟窿的薄薄的褥子。一头放着一堆杂物。可用的地方只有四、五尺。这个所谓“床”躺不下一个孩童,何况没有被子、没有枕头,可见这位“大仙”肯定不会躺着睡觉了。常坐不卧!内功高深之极世间罕见!
    我认真的观察了一下所有环境,看看是不是有用过火的痕迹。真是没有一丝烟熏火燎的迹象。这里既没有火炉也没有煤气罐之类的用火器具。典型一个原始的穴居。
    在床头旁边放着一个一尺多高、扣着盖子的塑料桶。还堆着一些杂物。说实话,我们一到这里就闻到了一股酸臭的难闻气味。这里没有遮挡,三面露天。空气流通十分通畅。但是难闻的气味依然很浓。我顺手掀开了塑料桶上的盖子,一股极其难闻的腐烂臭味象烟雾毒气弹一样,腾的爆发出来。跟随来的学生都忍不住欲吐作呕。我定神看了看桶中,只见其中装着多半桶残汤剩饭,有馒头、米饭、面条、各种菜叶、菜汤等多种混合物。上面已经发霉长出了很长灰绿的长毛!表面一边抠出了大约少半边的大坑,可见此物刚刚被挖出不久。做向导的店老板告诉我们,现在武当山道教协会在供养“蒙面大仙”但是他不是经常的去。通常“蒙面大仙”所吃的食物就是这个。看到此景我身不由己的感叹;这才是真正的修行“人”!如此艰苦的环境、如此不可食的饮食。“蒙面大仙”居然坚持了二十多年。这种意志、这种精神、这种身体的适应能力让人由衷的钦佩、敬仰。
    访“仙”未遇,无功而返,做个记号通知主人。按着原路返回太子洞。太子洞的游客依然甚多。我们只好在下边的八卦亭边聊天,同时指点一下徒弟的功夫。正说着我突然看见山路的拐角处闪出一个人影,蒙着面孔。我说快看, “大仙”来了……
   “大仙”看见我们冲他招手,就走了过来,手里拿着我们留下的物件。原来他回到“神仙洞府”之后发现我们留下的标记之后追过来了。到了近前,我仔细的打量了一下这位“神仙”;看上去年纪六十多岁。身高有一米六十五左右,体态修长,清瘦。上身穿着一件褪了色的灰色上衣,内里一件线衣;下身穿了一下蓝色的裤子,内穿线裤。脚下穿一双夏天的雨水靴子。初秋一般在深山里的穿着,显得非常的单薄。看起来非常的一般,或者说一个典型破烂王的打扮。我内心里不由分说“三丰祖师自谓是邋遢道人”我看此人的邋遢堪比三丰祖师。但是修行呢?是否也如三丰祖师呢?”
说实话,当时我对“蒙面大仙”的修行是十分认可的。我们上武当山的季节是十一月中旬,深秋时节。武当山的气温在0度左右,刚刚下过雪。此人仍然穿着单衣,可见此人的真阳之气是十分的充足。作为精通内功的我,急切的想知道他是通过练什么内功,达到如此境界的。由于此位“神仙不食人间烟火”,交流起来将十分的困难;据说几年前曾经有一位学着用了八个国家的语言、文字与他交流均告失败。原因就是他听不懂,写不出,说不明。从他那呀呀咿咿的语音中,我已知道此人已经失去语言功能。人如果长期的不说话,几年的时间下来就会丧失语言功能,尤其是在改革开放之前,武当山人烟稀少,几年无人是很常见的事,凭这一点更能说明他在这武当仙山已经居住相当长的时间了。
    我把他拉到身边,用特有的肢体语言与他交流。我想此人阳气十足,必定内功深厚。那么站桩是必须的,所以我开始以站桩的几个姿势比划给他看;问他是怎么站的?他非常好奇的看着我做几个站桩的姿态,也跟着我比划了一下,然后摇摇头,两手向身体两边一分,告诉我他不会,不站桩。我吃惊的看了看他,不站桩那么深厚的阳气从何而来?是打拳吗?于是我接着又以太极拳、形意拳、八卦掌等几种内家拳的招式打了几下。这一次他更好奇,跟找我的身后认真的比划着,由于我打拳的速度他跟不上,就摇头笑嘻嘻的坐下了。我停下来做他身边问他,你是不是打拳?他示意,不会打拳。这一次让我惊诧不已。不会站桩不会打拳,如此的内功从何而来?难道是天生的奇人不成?我不信!我是武当文始实修派的传人,从实修中走过来的,要知道每一种功能都必须从实际的修行中“修”出来。“蒙面大仙“的这种抗寒能力绝不是天生的,肯定是从某一种内功中得到的。只是由于语言的障碍、文字的障碍,他说不清楚而已。不是站桩、不是打拳,剩下来的就只有打坐了。打坐是一种高深莫测的内功,其中境界非凡人可以想象。如果他修的是类似密宗的拙火定之类的功夫,也可以达到这种境界。
    我拍了拍他,让他看着我,我原地坐下两腿一盘,双盘跏趺坐。两手一个合十姿势,做了一个典型的打坐姿态。拍拍他,他依然好奇的看着我,两手一分,不会。这一次我真的落在云里雾里了。不知道如何在和沟通交流了。他的功夫不是来自于打坐!?
    我沉思了片刻认为不可能是天生的,只是我还没有问到关键所在。我想了想又接着问;我用手指了指天,从左边逐渐的升起向中间过度,再向右边慢慢的下落,然后双手握紧拳头身体哆嗦。意思是说当太阳落山以后,天气变冷了,你怎么办呢?“大仙”看了看我,然后重复了一下我的动作,最后两手从头上经过脸部而下降到腹部,做了一个降任督之气的动作,然后静止的做了一个《寒猿抱膝》的姿势不动了。看到此,我恍然大悟,“蒙面大仙”之所以有如此的能力来源于此!
交流到此,我身边的徒弟及店老板都看明白了。他们不由分说“他把他练的功夫说明白了”。由于时间已晚,我不能再和贾道长交流,我决定先回旅店,吃一点东西,天气稍晚一点我们再回来找贾道长。
天色有一点暗了,估计贾道长没有时间做饭,我们在饭店定了一些饭菜带给贾道长,果然我们到了之后贾道长还没有吃饭。“蒙面大仙”还在这里,贾道长盛了一朔料饭盒的米饭,在上面又盖上了菜。结果这位大仙一扫而光,然后冲贾道长一伸饭盒,意思说还没吃饱。贾道长又给了他一张直径近二十厘米后两公分的饼。我估计“大仙”此次吃饭的总数当在一斤之上。如此的饭量,如此的肠胃功能,让我惊叹不已!接下来我们与贾道长进行了一次交流,受益匪浅,武当山朝圣不虚此行!
IMG_0340.JPG
IMG_0342.JPG
小鸭子嘎嘎叫 发表于 2013-3-31 12:07:10 | 显示全部楼层
老师的经历真让人神往
阿亚拉 发表于 2013-4-1 10:22:15 | 显示全部楼层
太艰苦了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关闭

站长推荐上一条 /1 下一条

qq
收缩

小黑屋|手机版|Archiver|武当太乙内功交流网 ( 辽ICP备05002256号  

GMT+8, 2019-12-7 02:17 , Processed in 0.263206 second(s), 30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

© 2001-2013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